望极春愁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就是猫(四)

是谁的锅???

云露天青:

猫居士失踪了。
“好好的在剧组,怎么失踪了呢!”导演很着急,“他要吃妙鲜包……什么的,还有什么鱼罐头,就给他吃呀!”
磨牙棒小组面面相觑,“没不给他吃,昨天还多开了个肉罐呢。”
导演走来走去,“你是不是没给他好好梳毛。”
磨牙棒冤枉,“天天梳三回,附带耳朵马杀鸡……”
导演焦虑,“那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吓唬他了!猫是容易紧张的小动物!不要吓他呀!”
“哪儿敢,”磨牙棒抱着满是牙印的胳膊,“一口咬碎一个手机屏……”
喂了罐罐,喂了零食,梳了毛,买了新的小褥子,小被子,昨天还心情大悦卖萌,今天就失踪了。
“把阿猫找出来!”导演下令。
于是剧组天翻地覆地找,连大陆弟弟也从隔壁跑来,一起寻找。
最后……
磨牙棒在一口锅底下,找到了猫居士。
猫居士瑟瑟发抖,见了磨牙棒,一头撞进他怀里,撞得磨牙棒连退三米。
“好好的,哪来的锅?”导演嘟囔,“扔了。”
“不清楚诶,也许台风吹来的。”大陆把猫抱在怀里,不过,猫锅应该很美味吧,他揉着凯锅毛绒绒的脑袋,偷偷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溜了溜了,洗白叹为观止,靳言靳语满分,带着我豆溜了溜了

【蔺靖】挑灯看剑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01


萧景琰已经看惯了人们或惊讶、或欣喜、或失望的表情。


从一开始的百感交集到不疼不痒,也就几天的时间,他也没想到自己的接受能力这么强。


每次来到一个新环境,都会被派在最前锋,队友间并不默契,自己的能力也不够强,他其实有些害怕可是从未退缩,即使被打的皮开肉绽伤痕累累也没有一丝怨言,在摸爬滚打中积累微弱的经验。


为了胜利,什么都是值得的。




02


打完一天的突围战,陷入沉睡之时有人偷偷把他叫醒,一把扇子拿的十分脱俗,身上似乎还发着光。


“你好,我叫蔺晨。”


来人自我介绍完就径直走开,不给萧景琰开口的机会。


……又是什么奇怪的人啊,


萧景琰默默想着重新盖上了被子。




03


第二天萧景琰看到蔺晨戴着全队最好的装备,站在最后却掩盖不住身上的光华。萧景琰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寒酸的外套,默默的把刀剑藏在了身后。


可蔺晨却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整天和他称兄道弟,挽着袖子把酒言欢,萧景琰看他的眼神里似乎藏着浩瀚星辰,藏不住一点心思。




出征的日子又来临了。




04


如同以往一样在战场中厮杀的萧景琰此时终于感受到了不同,蔺晨不顾敌人的攻势向他走来,手里的扇子一挥,伤口暖暖的,浑身充满了力量,萧景琰不可置信的望着脸色苍白的蔺晨,想到了酒醉之时那人的胡话。


“景琰,我定要护你一世周全。”


随后那人缓缓倒下,脸上带着笑容,“你看,我没骗你吧。”


“蔺晨!”




05


救人的蔺晨比杀人的萧景琰伤的更重。


眼眶通红的人一时不离守在床边,在那双眼睁开之时哭了出来。




白衣之人瞬时爬起来把人搂在怀里,


“今后我陪你一起,征战沙场,看遍山河。”












后记(慎入)


06


自从明楼明诚来了之后他们就没太多机会做这些事情了。


听说两人配合默契再无敌手,


而萧景琰和蔺晨嘛,也只能在院子里里跳跳舞了。






END


阴阳师AU应该很明显吧哈哈哈


萧景琰、蔺晨=SR


明楼、明诚=SSR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蔺靖/凌李】萧景琰变成蝴蝶飞走啦

米卡米卡米:

蜡像琰琰太可爱了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


 @楼诚深夜60分 


*蜡像馆奇妙夜




突然发现可以偷懒投个稿




01


杜莎夫人蜡像馆的蜡像在揭幕第二天就不翼而飞。


工作人员吓的冷汗一身身的出,连忙调了监控录像来看,画面一明一暗,眨眼间好端端的蜡像唰的一下就不见了




哎呀呀真是见鬼了。




萧景琰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似乎又有些不一样,奇装异服,头发短成这样成何体统?还……还用那么…的眼神看着自己……


咦我怎么不能动啊!


萧景琰使劲试图摆动自己的双臂却毫无见效,看着周围的人都一个个走开,他再次伸了伸自己已经快要麻木的双腿——


迈了一步。






02


连匹马都找不到……这里的男人居然都把头发剪那么短…这,这么短的裤子成何体统!…这是马车吗怎么走这么快?


萧景琰漫无目的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时辰毫无收获,而且他发现,这里的人,好像看不到自己?




太奇怪了。


蔺先生呢,母妃呢,战英呢……好饿




萧景琰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坐着休息片刻,刚想起身就被狠狠地拍了一掌。


“你好,cos萧景琰吗,我能和你合张影吗?”


“你……看得见我?”






03


李熏然一开始真以为这是个仿妆很厉害的coser而已,只是现在这活见鬼的状况真的让他这个人民警察也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


“也就是说……你真的是萧景琰?”李熏然右手扶住额头,无比怀念凌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忠告。




萧景琰点点头,“今天下午睁开眼就在这里了,实在荒诞,这位先生你…可有解决办法?”


李熏然仔细打量一脸耿直的人,完全看不出任何撒谎痕迹,只能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凌远求救,凌远听完情况半晌没有回话,最后只能让李熏然把人带到医院来。




果然进医院一路畅通无阻,皇子出身从小备受瞩目的萧景琰被无数人无视,心情有些复杂。好不容易到了院长办公室,刚打开门萧景琰就直接扑进了人的怀里,


“蔺先生!”




李熏然心情不太灿烂,好像面临了NTR现场。






04


“所以……你只是和先生长得像?”萧景琰握着拳在沙发上端坐,李熏然很想提醒他那个沙发背可以靠。


“……对,你也看到了,熏然和你长得也很像,某种程度上,你们算是我们的,呃,祖先?”




萧景琰沉思片刻终于点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件事实,


“所以我用什么办法才能回去?”




凌远和李熏然对视一眼,笑容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可怖,两人转过身来,眼眸失去了神采,一望无际的黝黑


“这个简单……死了,就能回去了”






05


“景琰!”


萧景琰再次睁开眼睛是被蔺晨摇醒的,身边一切如常什么都没有改变,蔺晨坐在自己身边满脸焦急。


“蔺晨……我好像做噩梦了……”


蔺晨这才放下心来重新躺好,把人搂在怀里,


“做什么噩梦了惨叫成这样……从来没听你叫这么大声,你啊,都快吓死我了”




萧景琰一颗心如今还未彻底安定,只能拉住人的衣服闭上眼养神,场景却一再的浮现,仿佛……不是梦这么简单。




低头思索之际听到蔺晨的一声叹息,


“景琰…你刚才去哪了身上怎么有蜡?”






END


结局嘛……嘿嘿嘿




文笔不好给大家解释一下,就是KKW和蜡像见面的那一瞬间萧景琰就有了灵魂,一部分的灵魂穿越,那个世界的凌李是真的在帮忙,只是有着一部分残存记忆的萧景琰做了噩梦把两人当成了坏人,最后……有蜡,可能是SM(X)

【蔺靖】陌上花开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远寄当归草




01


“滇山唯多土,故多勇流成海,而流多浑浊,唯抚仙湖最清。”




今年,抚仙湖依旧风光明媚。


独自一人泛舟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仙露茶味醇回甘,蔺晨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又想起小皇帝泛着水光的双眼,啧了一下嘴巴,这才坐下把已经有些凉的茶一口饮尽,难得的甘露被自己糟蹋了,也罢,反正他最喜欢的也是白水,如果带他来了,也会眉头都不皱一下如吞药一般喝下吧,耿直又温柔的人……仿佛此情此景就在眼前浮现,蔺晨笑着摇了摇头。




初秋的天气已经有些转凉,湖面更甚,蔺晨放下了帘子准备在船内凑合一晚,悠远的笛声入耳,他不由得又坐起身来侧耳倾听,攥着手里的扇子渐渐睡去。






02


很幸运的是,小灵峡的佛光终究是没有让蔺晨错过。


在沱江边住下的第三天,蔺晨就在屋顶看到了美轮美奂的奇景,景致虽好,却无法勾起他一丝一毫的喜悦,比不上宫廷之内那一身红衣来的绚烂。酒上三巡,一袭红衣在眼前晃过来到了眼跟前,唇上的触感至今似乎还依稀残留,那一双鹿眼睁得圆圆的,惊讶的嘴巴微张,通红的双耳却出卖了心思,搞得自己倒像个犯罪者。蔺晨低头思索,怕是没有比那更美的场景了。




如果知道当初会是这样的结局,一定会重新把他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上一回,也当圆了自己此生心愿。










03


沿着沱江缓缓前行,自言自语的过了半个月的时光,蔺晨算了算日子,差不多还有半个月就要回琅琊阁了,时间似乎又紧了些,顶针婆婆的辣花生还没去买……买了给谁吃呢…呵。




萧景琰,你可真够狠心的。




整整半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就连一封信,都没飞到过蔺晨的手上,他就没有半分焦急?自己这算是离家出走吗?哪算是家,估计景琰,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亲近人,痴心错付?也不算,纵使知道他不一定对自己倾心,仍然义无反顾。






04


晃荡着到琅琊山脚的时候,鸽子终于也赶到了,带着一股干枯草药的味道,蔺晨却一下就闻出了


——当归草。


展开发皱的信纸,涂涂改改一点都不像当朝天子的风范,最后寥寥几笔,


“蔺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蔺晨看着手里的信哈哈大笑,看来这小灵峡抚仙湖又要再去一次了。




05


三天后一匹马浩浩荡荡进了金陵城,没有任何阻拦就进了皇宫,带着皇宫角落偷偷种着的当归草的药味,把萧景琰揽在了怀里。








END




今天100勾抽了个R,挺好。


阴阳师的梗在路上,明天就来。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蔺靖】乡村爱情故事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喂鸡




这个题目真好写啊(望天)




01


第一次去琅琊阁的时候,萧景琰沾着一身的鸡屎味和鸟屎味回来了。


琅琊山如同世外桃源,风景清丽人杰地灵,


就是小动物有些多。




关于这些小事萧景琰其实并不在意,他不过是来探一个究竟,自己的至交到底是生是死。琅琊阁主在战后直接拐弯回了琅琊阁,其中一定有古怪。当他处理好宫中事务空了大个半月风尘仆仆来到琅琊阁的时候——就被从天而降的鸽子屎迎接了。


铁骨铮铮的靖王殿下毫不在意的继续上山。






02


没想到世外桃源的琅琊山,还养鸡。


而离开了他十几年的好友——林殊,在喂鸡?


再别重逢会是这幅鬼样子,连梅长苏自己都没想到。他带人进里屋倒了两杯茶,端坐下来。“身体和以前相比更差了,好在有个蒙古大夫帮忙吊着命”


梅长苏瞄一眼眼眶泛红的靖王,要完。


萧景琰握紧拳头从牙齿缝挤出一句:“我能先去沐浴吗”




晚上才回来的琅琊少阁主笑的腰都找不到,指着萧景琰笑起来都不带喘的,


“哈哈哈哈当朝太子被鸟屎砸中了哈哈哈”


萧景琰气恼的脸都红了,却不说话,怔怔的看着蔺晨。






03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得知小殊安好的消息后萧景琰整个人都洒脱了不少,每天呆在琅琊阁吃吃喝喝,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蔺晨呆在屋顶上看着现在一本正经拿着小米喂鸡的萧景琰。


短短半个月,萧景琰如今已经穿着简单轻薄的衣服逗逗鸽子逗逗鸡,蔺晨突然想到一个词:贤妻良母。


呸呸呸。




“先生?不下来吗”萧景琰站起身来抬头望向蔺晨。


蔺晨一跃而下正巧搭在萧景琰肩上,“我说小美人儿,你可在这琅琊山白吃白住半个月了,不付钱吗”


萧景琰根本就没想到这事,带来的盘缠也不多,顿时有些窘迫,“我…没钱…”


蔺晨叹了口气走到一旁,“那你总得让我得到些什么吧,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我多亏啊”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蔺晨刚想说几句话缓和气氛,温软贴上了脸颊。


“我就只有这个了……先生不嫌弃的话”






04


萧景琰登基的第三年,琅琊阁收到了一封书信,


白纸黑字写得分明,


“不知琅琊山还缺不缺喂鸡之人”




蔺晨看完大笑三声,提笔写上


“还缺一位少阁主夫人。”






END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蔺靖】【楼诚深夜60分】灵魂歌手蔺晨(傻白甜系列)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话筒


每次这个系列写的都异常快完全不用担心卡文




01


蔺晨有一个私密爱好


当然不是那方面的


PG-13怎么会出现敏感词语


他特别喜欢唱歌




02


他第一次唱《求佛》的时候,蔺阁主一天没给他吃饭


第一次唱《爱的供养》的时候,遭到了琅琊山整座山鸽子的侵袭


第一次唱《青春修炼手册》的时候,梅长苏狠狠的揍了他一顿




然后他再也不敢唱了


因为飞流打起人来不要命的




03


可是蔺晨还是喜欢唱


所以他躲到妙音坊去唱


一个人一个话筒可以唱一天


可是后来宫羽姑娘也不让他唱了


宝宝委屈死了




04


后来蔺晨找了个好地方


如同世外桃源,无人叨唠


唱到正起劲的时候脚步声轻轻响起


蔺晨怔着眼看着来人


如梅一般艳红的人如同眼角也带着俏皮


“先生,您唱的真好听”


跟在后面一起来的列战英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05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琰喜欢弹琵琶


两个人一个锯木头一个灵魂歌手


梅长苏耳朵里堵着两团棉花不住地拍手


脸上笑的如同天使一般






06


蔺晨把萧景琰轻轻压倒在床


嘴唇蜻蜓点水般一吻,开心的不受控制


“留得你一晚,骨肉都相缠”


萧景琰绝望的扭头闭上了眼




07


一天梅长苏偷偷的把萧景琰拉到了一边


“景琰,你真的觉得他唱的好听?”


萧景琰眨了眨眼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


我觉得他唱什么都好听”




梅长苏翻了个白眼


颜控的世界真是没救了






END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楼诚深夜60分】【蔺靖】肥皂剧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少看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爱情从告白开始




*时间线可以看这里前篇:[蔺靖现代AU]学弟我这里有只蝴蝶给你看一下


不看的话只要知道是现代校园AU就好啦




“欧皓辰,我要让全世界资道,我宣你!”




萧景琰捧着手机看的专注,右手一抓一个榛子酥,脸上喜滋滋的


蔺晨挺无奈的,他一看进度条还有二十几分钟。


他都脱了裤子在床上等了好久了。




在一起的时候水到渠成,蔺晨在萧景琰凑过来的脸上啄了一下,随后直接袭击嘴唇,没想到萧景琰青涩的回应,吻得难舍难分之时,萧景琰使劲抽出右手看了看手表,随后呜咽了两声,蔺晨才不得已放开了他:


“十点啦!《老九门》要更新啦!”




然后蔺晨才发现萧景琰是个肥皂剧发烧友。




并且很严重的影响到了日常生活。




第一次听到萧景琰说“蔺晨,我宣你”的时候,林殊的杯子掉到了地上,蔺晨习以为常的白了一眼林殊,帮他把杯子捡了起来。穆霓凰一改御姐气质,死死攥住萧景琰的手“你也看啊, 《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可好看了!吕小布好帅啊!!”


林殊和蔺晨的杯子一起掉到了地上。




比如看《爱情公寓》的时候,萧景琰张口就来“一口盐汽水喷死你”,然后蔺晨看着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就扑了上去分享了一口“琰”汽水。


《古剑奇谭》前段时间成了当红辣子鸡,每个寝室都传出了“苏苏 苏苏”的混响声,林殊一度以为自己得了幻听,萧景琰叫的最欢,随后就变成了两人厮打的暴力画面,蔺晨在一旁甩甩手,表示夹板气最不能受。




一天蔺晨和萧景琰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萧景琰来了个平地摔,蔺晨楞在原地


萧景琰不高兴了,自己重新从地上站起来,嘴里嘟嘟囔囔“你不是应该像电视剧里面一样在我摔倒之前把我拉起来然后搂进怀里的吗?”


蔺晨拿出手机想要拨110,他的亲亲景琰被绑架了。




相拥着醒过来的一天,蔺晨发现自己的披肩长发变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丸子头。


怀里的人不怀好意,fufu的笑着,嗲嗲的叫了一句“老傅啊~!”




蔺晨起床后就去理发店剪了一个利落的短发。


萧景琰看到后眼睛里仿佛冒出了星星“你是我的老谭吗!”


仿佛受到了捉弄的蔺晨双眼发红把萧景琰按倒在床折腾一番,


事后萧景琰乖乖的躺在身旁“这次能和你灵肉合一,实在是不能再好的事情”




蔺晨曾经想象的生活是,两个人在一起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聊到累了盖被睡觉


当然不是纯睡觉。


现在的日子变成了从去年的肥皂剧剧情聊到今年,再聊到明年。


可是蔺晨觉得兴致勃勃的萧景琰真的挺可爱的,




啊,真是甜蜜的烦恼啊。










END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蔺靖】景琰你哭呀!(傻白甜一发完)

米卡米卡米:

01


萧景琰从小是个小哭包


要榛子酥才能哄好


静妃从小就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秘密


一个皇子,兴趣和特长都是哭


(虽然长得很可爱)


多丢人呀




02


列战英多多少少知道这件事情


但他从来不说


他怕靖王殿下一生气就把自己脖子上的那串鞭炮点着了


虽然没试过


应该挺酸爽的




03


林殊从小就喜欢逗爱哭的萧景琰


每次萧景琰一哭林殊笑的比谁都开心


然后萧景琰哭的更凶了


然后林殊就被祁王殿下抓回去打了一顿屁股


萧景琰哭到打嗝


却挺幸灾乐祸的






04


后来萧景琰成年了


除了赤焰案的那一次


静妃再也没见他哭过


啊眼睛红红的景琰真的好好看


静妃在心里默默想着


算了,还是相见不如怀念吧




05


蔺晨第一次见萧景琰就知道他爱哭


仿佛谁给他眼睛下面装了两个洋葱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蔺晨最受不了别人哭




还哭的那么好看




蔺晨拍拍萧景琰的肩


你放心吧,我来保长苏安全


萧景琰擦擦眼睛抬头望着蔺晨呜咽了一声


蔺晨的脑子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当机






06


梅长苏安全无虞的从大渝回来了


萧景琰又拉着小殊大哭了一场


哭的撕心裂肺的


榛子酥都不管用了


梅长苏无奈的看着躲在门缝偷看的人


想着这个人还真是口味独特






07


蔺晨偷偷亲了萧景琰一口,


结结实实啃在了嘴上


其实也不算偷偷的


萧景琰眼睛睁着呢


蔺晨笑着看着萧景琰,把人搂在怀里


萧景琰的眼睛又红了,连带着整个脸都红扑扑的


“坏人,说好只亲脸的”




08


爱哭的萧景琰又回来了


蔺晨下身猛烈的顶弄


嘴巴还不停撕扯着萧景琰的耳朵,不时往里吹气


萧景琰哭的整个人一抽一抽


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景琰你哭呀,再哭大点声”


萧景琰想如果当时知道他有特殊癖好绝对不答应和他在一起


然后就哭的更大声了








END


傻白甜一发完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

【蔺靖】【楼诚深夜60分】越人歌

米卡米卡米: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越人歌


不要被开头骗了真的是越人歌。


架空背景都是BUG请不要介意。


今天依旧是起名废呢(*゚ー゚)




01


虽然外观看上去相差无几,


其实蔺晨的扇子有很多把。






从小就饱读诗书却在琅琊山隔绝尘世的蔺晨,童年唯有的乐趣就是调戏琅琊阁的小书童(X)和在书房奋笔疾书。


直到房间的墙上都快挂不下蔺大公子的墨宝时,蔺阁主强制要求儿子节约文墨为琅琊阁的永续发展做考虑。




于是蔺晨换了扇子写。


写完一把就开始洋洋得意却也舍不得扔,断断续续竟也有了几十把。




接到梅长苏来信的那一刻,蔺晨左望望右看看把扇子都装进了自己的包袱。






02


梅长苏的情形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些,每天的药不能断,也就这样把命吊着。


蔺晨出于人道主义把自己的扇子换成了


“祝融下凡佑金身,愿祷上天护玉体”




命已经是捡回来的了,再扔一次岂不可惜。






在金陵的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蔺晨窝在梅长苏的房里偷吃靖王带给飞流的点心。


第三块状元糕下肚的时候密道的门缓缓打开。


大梁太子和梅长苏房里葛优躺的琅琊少阁主四目对视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一年前的萧景琰可能就会直接说出“哪来的登徒浪子在先生房里成何体统”


但现在毕竟是太子嘛,还是要保持些许风度,




他微微颔首,面带僵笑“请问阁下?”


蔺晨赶忙起身顺带擦了擦嘴边的糕点屑,


萧景琰看到蔺晨手边的点心盒眉头锁得更深了。




直到梅长苏过来救场阻止了快要用眼神杀死人的萧景琰,说清缘由之后才明白这是一场误会,萧景琰庆幸刚才没有失言,对着蔺晨微微作揖


“抱歉刚才误会先生”


蔺晨看着眼前一身红衣无论生气还是抱歉眼睛都亮亮的人,手里握着块红豆糕往前递过去


“你母亲的点心,靖王殿下吃一口?”




虽然是好意,但萧景琰觉得怎么听都像在骂人。






03


见完萧景琰蔺晨偷偷的回了次自己的屋子。


第二天梅长苏一脸揶揄看着蔺晨手中翩翩作舞的扇子——




“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蔺晨,他是太子”


“我知道啊我又没说什么”


“你要说的全写扇子上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咳咳,巧合巧合”


“呵呵”




后来蔺晨就成了萧景琰口里的第二个“先生”。


天下大局,兵法战策,蔺晨对这个皇室继承人知无不言,两人相谈甚欢,聊到兴头上萧景琰也放开了架子不住地拍手点头附和,看向蔺晨的眼神带着对未来大梁的希冀和欣赏。




一双鹿眼闪着希冀的光,蔺晨会记一辈子。




04


太子监国期间由于劳累过度而病倒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金陵。


蔺晨想着自己好歹是个医生笼着手就往密道里钻了。




其实病情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多吃了点榛子酥撑到了晚上出去走走


三月份的风冷得惊人萧景琰走在冷风中才半个时辰就被吹的发了热。




好久没这样休息过了,萧景琰想就这样躺一天好了他最近真的太累了。


半梦半醒间他梦到了赤焰旧案,梦到了景禹哥哥梦到了林殊


最后定格的,是那个一开始被他以为是登徒浪子的蔺晨。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睡梦中出现的人就在自己的床边,左手还握着随时不离手的白扇睡得香甜。


萧景琰双手一撑坐起身啦想帮他把扇子收起


却在看到扇面题字后红了双眼。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05


蔺晨觉得萧景琰这场病生完之后整个人都怪怪的。




苏宅照样还是来,就是每次和梅长苏商讨事宜的时候,总是会不经意就脸红


蔺晨在一旁看着好笑,表情生动的萧景琰看起来更好看了。




又是一年元日,萧景琰第一次以太子的身份参加里里外外都要照顾越发的忙起来,


于是蔺晨就只能拢着袖子靠在门边随时等待靖王殿下光临,


直到除夕还是没有等来本人,却等来一份靖王府送来的贺礼。




盒子一如既往秉承靖王府节俭朴素的特点,蔺晨小心翼翼的托着打开了盒子。




一把扇子。




蔺晨的脸有些抽搐,


自从认识萧景琰之后自家的扇子都快堆成山了。




展开扇面一看,


蔺晨心满意足的笑出了声。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06


找到萧景琰的时候他正在自己府上的梅花树旁。


为了营造过年的气氛处处都挂满了红灯笼


人面桃花相映红,衬得萧景琰的脸更红了。




萧景琰怔怔的看着蔺晨的笑脸,轻轻低唤了一声,“先生”


“怎么还叫我先生”


“……蔺晨。”


“景琰。”


蔺晨走上前,把自己写有《越人歌》的扇子交在萧景琰手中,


微微附身准确无误地擒住了萧景琰的唇。










后来蔺晨的扇子再也没换过,


靠近身体的那面苍劲有力的一个单字:


——琰






至于那快被堆成仓库的扇子,


蔺晨会在龙榻之上


把玩着萧景琰的头发


一句一句的读给他听。






END










感谢观看到这里,


勿忘楼诚初心。


欢迎光临:米卡米卡米的Wonderland